时事热点推荐内容:
您所在位置邯郸润网 > 时事热点 >
相关导航

专访|中国前驻委大使对比两次“政变”:17年前裂痕仍未消

前瞻:委内瑞拉政局动荡将如何演变

委内瑞拉政局动荡持续加剧。

1月30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讲话,直斥美国觊觎委内瑞拉丰富的石油储量,企图复制伊拉克和利比亚模式,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涉。他呼吁美国人民阻止这种军事干涉,否则委内瑞拉将成为“拉丁美洲的越南”。

1月23日,反对派领导人、国民大会主席瓜伊多宣布自己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立即获得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一众拉美国家的认可和支持,但同时也被委内瑞拉最高法院、政府和军方斥为“政变”。

曾在拉美多国担任大使的资深中国外交官王珍在2002年担任驻委内瑞拉大使期间,曾亲身经历了本世纪委内瑞拉发生的第一次政变。

2002年4月,支持和反对查韦斯总统的两派群众各数万人在首都加拉加斯举行游行示威。随着军方高层将领的倒戈,反对派对查韦斯“逼宫”劝退。拒绝在辞职声明上签字的查韦斯被送到远离首都的加勒比海小岛奥尔奇拉岛上流放。

政变将领们拥立企业家联会主席卡尔莫纳为“临时总统 ”,牵头组建临时政府。美国和部分欧盟国家率先承认“临时政府”,然而多数拉美国家谴责政变,强烈呼吁恢复查韦斯合法总统地位。

政变发生仅仅一天后,忠于查韦斯的中层将校军官汇合支持查韦斯的民众,再次发动“政变”,扣押了“临时政府”成员,并迅速接回了被“流亡”的查韦斯。此时距他被夺权扣押仅仅过去了47个小时。一个被国际媒体称为“最短命”的“临时政府”随即垮台。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6日,美国纽约,委内瑞拉支持者参加游行高喊“美国放开(干涉)委内瑞拉”,支持总统马杜罗。东方IC 图

委内瑞拉危机系“天灾”也有“人祸”

澎湃新闻:对比17年间委内瑞拉发生的两次“政变”,您认为有何异同?

王珍:有异有同,对比鲜明。 异主要表现在2002年是名副其实的军事政变,军人在前台,党派在背后。而2019年事件,没有高级将领公开参与,完全是由反对派运作;其次,2002年政变曾经一时得逞,总统被扣押,反对派进了总统府。而2019年发生的事件目前未能推翻政府,国家机器仍在政府手中,所谓“临时总统”不过是影子而已;再者,2002年政变中,美国的手虽无处不在,但始终是在幕后,美承认临时政府也是在既成事实之后。而此次“政变”,美国跳到前台,毫不隐讳其提前选定“临时总统”之嫌,承认之后迅即宣布提供巨额援助,足见其迫不及待,动武威胁也比17年前明确得多。美国还将委内瑞拉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意在确立委“临时政府”的合法性,并为进一步干预作准备。最后,2002年政变之时,拉美“左翼”正兴,查韦斯声望甚高,声援者甚众。目前拉美政情大变,当年反对委政变和美国干涉的国家,多数成为瓜伊多的支持者。

而同主要表现在都是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和指使下,采取不合法的方式和手段夺权。都是由军队起最后的决定性作用。委问题最终解决靠朝野和谈,全国和解,但稳定形势靠军队。

2002年的委国政变造成委民族分裂,政治对立深化,蔓延至今不能弥合。动乱破坏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其恶果至今仍在发酵。今年的事件造成“一国两府”的局面,虽然反对派领导人自封总统但并无施政能力,但导致国家治理更难进行。如果这种局面成为既成事实且长此下去,则将使“国更不国”,民族裂痕更深,后果长期难消,至少影响两代人。因此,两次“政变”都为委民族带来灾难。

澎湃新闻:您认为此次委内瑞拉的乱局是一场外部危机还是内部危机?

王珍:对于此次委国的政治危机,我们首先要清楚,这是一个国家的内政问题,不是国际问题,将委国问题国际化正是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的意图,我们应当予以清楚认识。

同时,委内瑞拉政局发展到目前的状况, 既有国内因素也有国外因素,已经很难划分,从2002年上一次政变至今,国内种种因素不断积累,最终外来干涉势力决定性地引发了这次政局动荡。

委国政局一步步走到今天,里面“天灾”和“人祸”的因素都有,委内瑞拉政府应当总结。

“天灾”主要是不利的国际经济形势对委内瑞拉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尤其是大宗商品价格的剧烈下降(下降一半),使得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经济受到严重影响,国家财政陷入危机。这个问题不是哪一个政府可以短期内解决的。

而“人祸”则是指委国政府在施政过程中一系列的政策失误是不可回避的事实。自查韦斯1999年上台执政至今,委国政府都在探索符合委内瑞拉国情的发展道路,探索可能失败也可能成功,这是很自然的。另外,政府对朝野问题处理是否得当,亦有值得反思之处。而委国的反对党也有他自身的问题。

马杜罗为反对派和美国留了余地

澎湃新闻:此次委内瑞拉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什么?

王珍:这次爆发的时间点是在查韦斯的继任者马杜罗开启其新任期(1月10日)不久后爆发,这不是偶然的。美国为首的外来力量的干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为什么选定这个时间,应该是想趁政权交接、权力尚不稳固的时候,把马杜罗搞下台。

从一系列的迹象可以看出,美国显然经过了精心策划。去年12月,瓜伊多就曾秘密前往美国和哥伦比亚等国。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瓜伊多自立为“临时总统”前一晚还与其通电话并承诺将对其支持。

澎湃新闻:此次委国政治动荡,在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层面分别呈现出什么样的特点?局势发展的关键症结何在?

王珍:与2002年的政变相比,当时双方是完全对立,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而此次马杜罗多次表示,愿与反对派对话,和美国方面的接触也留有了一些余地。

必须看到,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长期恶化,是迟早会发生问题的。然而我们也必须静下心来客观分析,马杜罗政府自去年以来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在反对派完全不配合的情况下,没有稳定的社会秩序,任何改革都是无法执行的。同时,美国对委内瑞拉长期的制裁也是造成其经济困局的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来看,军方的支持是关键。任何国家出现问题,还是需要该国的人民群众自己解决,但是稳定形势要靠军队。目前委内瑞拉就是这样,委国国防部长等军方高层领导人已表态,反对政变,将忠于宪法,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希望各方能够重新进行谈判。至于未来军方立场是否会变卦?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迹象,迄今为止,只有委内瑞拉驻美国的武官表示对委内瑞拉反对派的支持。

美国动武决心有多大尚难断言

澎湃新闻:委内瑞拉政府在应对方面,有哪些手段措施和局限?

王珍:目前,除了军队的支持, 马杜罗政府还有国家机器和高层官员的支持。委内瑞拉五权(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公民权和选举权)中的四权都在马杜罗手里,反对派只有一个已沦为空架子的立法权,而政府依然有着多项可以控制局面的手段。

此外,马杜罗也在采取外交手段。一方面他对政变强烈谴责,但是同时他也表示愿意与美国谈判,建立两国利益代表处,这一倡议是马杜罗提出来的缓冲的措施;另外,马杜罗还不止一次表示愿意和反对派谈判, 能否谈成则是另一回事。

而马杜罗政府面临的困难也会很大,主要就是在于美国的干预。美国声称要断其财路,并且早已在做,但是多年来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没有将其“掐死”,此次声称要切断对马杜罗政府的资金来源在操作上也不容易。因为毕竟国际法和国际贸易是有章法的,如何把钱给反对派,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美国采取对委内瑞拉制裁,委内瑞拉也可以采取反制措施;委内瑞拉是美国第四大石油供应国,该国约41%的石油出口美国。在美国,有许多炼油厂是专门为提炼从委内瑞拉进口的原油而建造的,如果停止从委内瑞拉进口原油,美国利益同样会受损。

澎湃新闻:美国在委内瑞拉的问题上已经发出了威胁,包括军事手段的可能性,美国是否下定了决心?其影响力有多大?

王珍:美国的决心有多大我们尚不清楚。军事干涉目前只是表态而已,没有人希望发生,但是也没有人敢打包票不会发生。可能性显然存在,但是会有很多因素牵制美国“动武”。

首先,美国国内能否同意?国会和反对党是否能支持特朗普政府这么做?目前美国国内一些民众不满情绪很大。其次,如果要搞军事行动,则需要盟友配合,特别是哥伦比亚和巴西等地区大国的支持。但是哥伦比亚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将军事基地提供给美国用作军事干预的用途,巴西也表态不会参与。这样美国实施的难度就会大很多。最重要的是,拉美所有国家都不会赞成军事干预,因为大家都怕开这个先例,从全世界来说,也不会希望再出现一个地区热点,而美国从战略上考虑,在自家后院点一把火值不值得,也要权衡。

中国在委经济利益目前未受大影响

澎湃新闻:中国与委内瑞拉关系紧密,中国在委的经济利益是否安全?如何得到保护?

王珍: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中国在委内瑞拉的经济利益目前没有受到大的影响。我们在委的投入,大多数是以融资的方式,并且以石油来偿还。据我了解,我们目前没有受到损失。我可以断定,除了发生战争以外,无论谁执政,我们和委内瑞拉的合作都会正常进行,因为这是大势所趋,是互利双赢的,目前我们也有很多项目在进行中,任何政府都不会轻易破坏两国间的合作,因为这是国与国的合作,不是党派的合作。

如果出现战争的情况,中国政府也有应对的措施,我们是不会让中国的利益受到损失,对于中委关系的前景,我们应当有信心、有定力。

澎湃新闻:对于接下去委内瑞拉局势走向,您怎么看?

王珍:本世纪在委内瑞拉发生的两次“政变”,至少可提醒人们:第一,动乱是一个国家的万恶之源,身处乱中的人民应当平心静气地寻求稳定。第二,外来干涉是祸不是福,它使一个国家丧失主权和尊严,使一个民族陷入无边的灾难。第三,当动乱发展到不可控地步的时候,军队的立场和民心的向背起决定性作用,动乱参与各方都要争取军队和民众的支持。第四,当一个国家发生动乱的时候,其他国家不应推波助澜,而是应当多做有利于有关国家稳定的事。

上一篇:2019央视春晚五大亮点:主持阵容强大 广场舞将登台 下一篇:一枚英国18世纪金币拍卖创世界纪录
网站建议 合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