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热点推荐内容:
您所在位置邯郸润网 > 时事热点 >
相关导航

郑渊洁主动拒绝“童书作家榜”, 炮轰曹文轩进校园售书

4月17日,第13届作家榜发布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在这张首次发布的子榜单中,杨红樱以5600万版税荣登榜首,北猫、曹文轩、沈石溪、雷欧幻象、金波等新老作家都在其中,但去年还以2100万版税收入位居作家榜总榜单第三位的郑渊洁却难觅踪影。

发布于4月17日的第13届作家榜子榜单“童书作家榜”,前三位分别是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

在去年发布的第12届作家榜榜单中,郑渊洁以2100万版税收入位居第三位。

郑渊洁从童书作家榜单中“消失”,引来了一些读者对“童话大王”郑渊洁童书销量的质疑。郑渊洁随即于昨日在个人微博上发布长文进行回应,表示自己并非没有入榜,而是主动拒绝入榜,并表示自己拒绝入榜的原因是“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他认为,一些上榜童书作家“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而这显然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

有网友对郑渊洁图书销量提出质疑,郑渊洁做出回应。

在此次发布的“童书作家榜”榜单中可以发现,杨红樱、北猫和曹文轩分别以5600万、5300万和2700万的版税收入位列前三,上海作家秦文君,台湾作家蔡志忠、几米则分别以220万、215万以及150万的版税收入居第18位、19位和22位。在去年还以2100万版税收入位居作家榜总榜单第三位的郑渊洁,在整张榜单中“消失”。网友“@听风123654”在微博上对郑渊洁本人发起质疑,“天天说销量高 为啥最新发布的作家榜 连你的名字都没有 你敢回应吗 读者不是傻子。”网友“@云作扇”也发布微博表示疑惑,“童书作家榜,没有郑老师的名字?难道去年郑老师的书,卖不出去了?连最低的稿费都没挣到?”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郑渊洁曾公开表示,自己拥有从70后到10后的庞大读者群体,其作品每天都拥有14000册的销量。

郑渊洁转发了网友“@云作扇”对于他未能登上“童书作家榜”的疑惑。

昨天上午郑渊洁回应“@听风123654”说,“当然敢回应您的这个质问。由于回复有字数限制,我一会儿‘敢’发一条专门的微博回应您。您稍等。大家也稍等,硬菜来了。值得期待。”随即于昨天下午晒出了一篇长文,不仅言明只有作者自己和国家税务总局最清楚作家童书的真实销售数据,并且自己因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作家榜主榜单中剥离而表示拒绝上榜。郑渊洁说,自己拒绝上榜的理由是因为“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郑渊洁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但许多童书作者却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自己在十多年前也曾被出版社拉去学校参加类似的活动,才发现其中的猫腻。郑渊洁说,自己在2016年还就童书作者进校兜售童书一事,发表过致时任教育部长的公开信,但这一问题并没能得到制止。

郑渊洁于昨日下午发布长微博对质疑进行回应,同时炮轰部分童书作家。

这篇微博长文中,郑渊洁还将“炮火”对准了今年榜单中的第三位作家曹文轩,并在微博中晒出了某小学校方要求学生购买童书的征订单,表示征订单上赫然注明:“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图书没有折扣。”

郑渊洁晒出的某小学校方要求学生购买童书的征订单(部分)。

针对网友对于自己图书销量的质疑,郑渊洁晒出了两张自己在2018年图书销售的税单,以此来证明自己图书在2018年的部分销量,并表示自己的收入几乎全是版税。郑渊洁还直言希望曹文轩也晒出2018年童书销售的税单直面自己的质疑,位居童书榜榜首的杨红樱也被波及,“我希望曹文轩晒出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您的2700万元的税单。 也顺便也请童书榜首晒出2018年童书销售5600万元的税单。清者自清。”

郑渊洁晒出了两张自己2018年度的税收完税证明,金额分别为1380575.61元和844126.18元。

从郑渊洁晒出的“实锤”税收完税证明中可以看到,这两张税单均缴纳于2018年4月23日,金额分别是1380575.61元和844126.18元,纳税人名称为郑渊洁。即使仅从这两张税单的金额计算,郑渊洁也绝非无缘入选“中国作家童书榜”。不过,截至发稿时间,郑渊洁在微博中晒出的两位网友,一名已经注销了信息,显示“未找到‘听风123654’相关结果”,另一位“@云作扇”目前显示的最新发布消息时间是4月14日,内容为对“@梅赛德斯-奔驰”声明的转发。

截至发稿,已经无法检索到“@听风123654”。

附郑渊洁回应原文:

昨天大星文化和《华西都市报》公布了2018年中国童书作家榜(榜单见图1)。今天这位网友到我的微博上留言讥讽我,质疑皮皮鲁图书的销量,还说我不敢回应这个榜单上为什么没有我:O郑渊洁 我的回应如下:

由于本届中国作家榜是首次单独推出“童书作家榜”(相当于中国2018年全年童书销售量排名),为了保证图书销售所得数额的准确,榜单制作方向“童书作家榜”的前几名入榜者核对图书销售数据,因为作者自己最清楚自己童书的真实销售数据。再有就是国家税务总局最清楚。当我获悉中国作家榜制榜方首次将童书作家销售排名从中国作家榜主榜单中剥离出来后,我立即表示拒绝上榜。制作方问为什么?我告诉他们,中国的童书销售泡沫极大,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图书也是商品。但是有一些童书作者打着讲课的幌子,和书店、学校勾结起来进入学校占用学生上课时间向学生兜售童书。在十多年前,我曾经也被出版社拉着去学校,我本来以为只是讲课,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猫腻。于是再也不去学校卖书。我在2016年3月31日给当时的教育部长袁贵仁写了公开信(见图6),原文在这里:°郑渊洁给教育部长袁贵仁的信 遗憾的是,袁部长没有重视和解决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进中小学违法兜售童书的丑行。 因此我告诉榜单制作方,我不能和违法到中小学卖书的童书作者出现在一个“童书榜”单上,这对我是奇耻大辱。制榜方选择了尊重我的决定。于是我在近日公布的2018年中国作家榜单上消失了。

不是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上的所有作者都违法去小学兜售童书,但是肯定有。咱们来看看位于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第3名的曹文轩。榜单显示,曹文轩在2018年的童书销售所得是2700万元。恭喜曹教授一年靠销售童书挣了2700万元。但是这2700万元中,有多少是曹文轩打着讲课的幌子非法进校兜售童书所得呢?图3和图4是曹文轩2018年去学校兜售童书的部分记录和图片,还有老师发给学生要求学生买曹文轩的书的征订单,征订单上赫然注明:“1、邀请到这样的知名作家进校面对面交流,温州书城对我们学生的图书征订量是有要求的。2、当天有意愿与作家面对面交流、签名的孩子,请提前征订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图书没有折扣。”换言之,不买曹文轩的书,学生是见不到曹教授的,是无缘当面聆听“大师”教诲的。请问教育部,你们认为像曹文轩这样的进校卖书合法吗?前任教育部袁部长管不了的事,期待新任教育部陈宝生部长割除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进校兜售童书这个毒瘤。

童书的批发价现在大都在四五折左右,换句话说,一本定价10元的童书,出版社以4元五角左右的价格批发给书店。而书店打着能邀请到曹教授进校园的旗号,通过老师以全定价的价格卖给学生,其中的部分价差进了谁的腰包?有没有寻租空间?会不会腐蚀我们优秀的教师队伍?@微言教育

我建议中国作家榜明年推出“中国童书作家进校卖书榜”,我认为那才是教授应该进入的榜单。您2018年的2700万元童书销售所得有多少是进校卖书获得的?2016年曹文轩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出资400.2万元的运作下拿到安徒生奖,400万元数据来源见2016年4月7日《北京日报》文章《曹文轩,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见图6)原文链接:°曹文轩获奖实现华人作家零突破 不是一个人在... 本以为曹教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拿到有关部门用纳税人的400.2万元运作的安徒生奖后,能获得自尊,不再去校园违法兜售童书,没想到会变本加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打着讲课的幌子进校非法兜售童书愈演愈烈2018年童书销售所得2700万元。这其中有多少是进校卖书所得,只有曹文轩自己清楚。这个数额是牺牲了多少小学生的上课时间换来的?孩子看书,应该是自己选择:孩子于周末坐在书店的地上边看书边微笑然后让爸爸妈妈买书。通过学校老师用向学生发购书单不买书见不到作家的方式让孩子获得童书,不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埋下可以利用权威投机取巧不正当竞争的肮脏种子?教育部,你们该管管全国范围的童书作者勾结书店打着讲课的幌子进小学兜售童书了,净化校园,净化童书市场。

刚才那位网友质疑我的皮皮鲁图书的销量。我认为,最能体现图书真实销量的不是图书排行榜,而是税单。图2是我的两张税单,应该能证明我的皮皮鲁图书在2018年的部分销量。我的收入几乎全是版税。我希望曹文轩晒出2018年“中国作家童书榜”您的2700万元的税单。 也顺便也请童书榜首晒出2018年童书销售5600万元的税单。清者自清。@国家税务总局

如果中国作家榜不将童书榜拆分成两个榜:“中国童书作家进校卖书榜”和“中国童书作家非进校卖书榜”,我就永远和中国作家榜白白了。

再次恳请教育部长陈宝生先生割除全国范围的童书作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进小学非法兜售童书的毒瘤。

也请新闻出版署净化童书市场,去除进校卖童书泡沫。把选择童书的权利交给孩子。优秀文学作品是国家的灵魂。童书作者违法进校兜售童书,兜售的不是国家灵魂,而是毒药。

作者:新京报记者 何安安

编辑:沈河西 校对:薛京宁

上一篇:河北曲周麦田“长出”仿古建筑群 调查为违法占地 下一篇:参与海上阅兵的中方海军受阅装备定了!
网站建议 合作留言